武汉这三座火车站 沉寂了76天后慢慢苏醒
时间:2020年04月08日 来源:Love370124 作者:苏博士 浏览:

  王伟在武汉上大学,1月23日上午看到离汉通道关闭的消息后没太在意,他以为管控时间不会太长。就这样,他在学校度过了疫情最严峻的时期,3月28日看到入汉列车开通的消息后,迅速抢了一张回荆州老家的车票。

  据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公司消息,4月8日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当天,将有276列旅客列车从武汉地区各站开往上海、深圳、成都、福州、南宁等地,其中武汉地区始发54列。  

  无奈之下,王伟改签了4月8日上午7点多的车次,索性在车站边的小旅馆里住了下来。旅馆一天要80块钱,除了自己没有其他客人。

  4月2日,王明告别假期,再次回到武汉站上班。

  不算地铁部分,武汉站共有三层楼,一楼为到达层,共有10个出站口;二楼为列车停靠的站台,站外没有进去的通道;三楼为出发层,共有10个进站口。在车站外侧,可以通过手扶电梯或楼梯从一楼上到三楼。封站之后,电梯和楼梯的入口,都被拉上了警戒线或锁住了。从马路上通往三楼的车行道,也被放上了隔挡。

  曾庆伟已经很久没在武汉站看到这么多人了。

  “我们都有预案,如果封站了,车站的所有门就要做到全部关闭。商户的门也需要贴上封条。”曾庆伟补充道,为了避免有人强行上车的情况发生,铁路公安也为此筹备了相应的警力。

 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,4月8日当天,将有276列旅客列车从武汉地区各站开往上海、深圳、成都、福州、南宁等地,其中武汉地区始发54列。从4月7日的车票预售情况看,4月8日预计有5.5万余名旅客乘坐火车离汉,其中去往珠三角地区的旅客较为集中,占离汉旅客总量四成左右。

  在周晨宇的眼中,武汉站的复苏是从3月下旬开始的。3月25日至29日,武汉先后恢复了180条公交线路的运营,其中涉及火车站的线路49条;3月28日起,武汉又恢复了6条地铁线路,三座火车站涉及的线路均得到恢复。

  除了医护人员,还有一些媒体记者会在封城后进入武汉,民警们也会帮忙联系协调车辆。“疫情这么严重,别人来干什么?肯定是有他的需求,我们应该理解。”曾庆伟说。

  据周晨宇介绍,武汉站封站期间,民警们的主要工作包括早晚各一次的站内巡逻、处理报警警情、为寻求帮助的市民提供帮助。“巡逻主要是检查一下商铺的封闭情况,包括消防器材是不是完好无损、有没有过期之类的。”周晨宇补充道,封站期间报警电话变少,大多数电话都是咨询列车相关信息、车站什么时候开放的。

  解封当日预计5.5万人离汉

  随着解封的到来,沉寂了76天的武汉火车站正在慢慢苏醒。

  在武汉站下车后,张民发现从武汉到邯郸的列车尚未开通,最早的车次也要等到4月8日。他没有其他去处,晚上睡在公共厕所的洗漱台边。“我等着就好了,不用去其他地方。”

  演习主要就是这个过程,如果有情况异常的乘客不予配合,民警就需要进行相应的处置,比如把旅客移交给其所在单位或社区,或者直接让相应的防疫人员把旅客带到医院检查。

  这些乘警身体素质好、业务素质高,而且均已通过岗前体检,并全部进行了CT检查和核酸检测。

  随着武汉解封的来临,火车站旁的烟火气,就这么一点一点回来了。

  武汉站的沉寂,是从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时开始的。

  曾庆伟是一名有着二十多年经验的铁路公安。十几年前,他曾在武昌站车站派出所工作;2009年武汉站开建,他也调到了筹备中的武汉铁路公安局武汉公安处武汉车站派出所(下称“武汉站派出所”),后又成为这里的副所长。

  早在2月底,汉口站、武昌站的首批36名乘警就进入了备勤状态,集中隔离,不与外人接触。“虽然2月底时我们还不确定离汉、离鄂通道解除限制的具体时间,但铁路一旦恢复运营,相应工作人员必须马上到岗。”

  那段时间里,三层只有一个入站闸机还在工作,以保证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正常进站、正常上班。窄的通道口有5人共同把守:两名车站工作人员、两名派出所民警及一名协警。

  靠近停车场的位置,一家十余平米的小超市已经悄悄开了门。超市老板说,自己就住在车站附近,看到4月8日武汉解封的消息后到店里看看情况。“现在周围的店都没开,我这个店里也没什么客人,所以每天的营业时间比较随意,可能过来看一眼就回家了。”

  4月4日中午,王伟暂住的小旅馆边,一家小饭馆已经开门营业。虽然不能堂食,但这家小饭馆已经开始接收外卖订单了,店老板正在屋内洗菜。小饭馆旁边不远的一处宾馆内,老板娘正坐在门口玩手机。50米外的一家快餐店也开始营业了,门口站着等订单的外卖小哥。

  “那条通道变成了列车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。工作人员要想通过,他的名字必须要在铁路公司专门提供给车站的名单上。”曾庆伟说,名单上的信息很详细,包括姓名、身份证号、联系方式、服务的车次信息等,车站人员核实确定为本人后,还要拍照存档、测量体温,之后才能放人进站。

  与张民、梁芬不同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20多岁的王伟一直留在武汉。

  2月底的一天夜里,有民警巡逻时发现,一家未出租的商铺门锁被人撬开了,两三个人在里面睡觉。这些就是因为疫情滞留在汉的外地人,走不了,身上又没带钱,只能暂时睡在火车站里。后来,派出所联系了车站综治办,几个人被送到了滞留人员居住的酒店。

  据央视新闻消息,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公司表示,根据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,从4月8日零时起,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。武汉地区武昌站、武汉站、汉口站等火车站将重新开启进站通道,恢复办理旅客进站客运业务,旅客持健康码“绿码”经测量体温、身份核验后可乘车出行。

  “3月28日前没有到武汉的车票,28日后,到武汉的票可以买到了。所以有人认为可以在武汉转车了,实际上这也是不行的,因为离汉通道还没有开通。”曾庆伟说,3月28日后,派出所接到的报警电话忽然变多了,许多人都像张民、梁芬一样想在武汉转车却被迫滞留。对于这类旅客,派出所可以协调区政府提供食宿等基本生活保障以及必要的救助。

  (文中王伟、张民、梁芬、王明为化名)

  曾庆伟和同事们的另一项工作是接送坐火车入汉的援鄂医疗队、搬运从全国各地运来的防疫物资。

  3月下旬,汉口站还进行了一次演习。依据武汉市政府和铁路部门的计划,火车站解封后,进站口的位置会设置两道关卡:第一道关卡在闸机通道外,乘客要先验证健康码并测量体温,一切正常后才能进入通道;第二道关卡在闸机通道内,乘客验票后通过时,会有一块屏幕自动显示体温。

  武汉站派出所的民警们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

  在素有“九省通衢”之称的武汉,武汉、武昌、汉口三座火车站连接着各省会城市,其中的武汉站更是国内10条高铁干线的枢纽。

  随时待命的疫情防控和安保队伍